淤兔君

若不能自由批判,赞美便毫无意义。

|-<Run Away From•••?>|-|凛遥-|反乌托邦-03.

※有对真琴与遥酱之间关系的描写,但并无CP倾向请放心。

03.

_____________

 

  无意义。

  恶心、紧张不安、下意识地恐惧。

  这是无所谓的,全都是无所谓的,所有的一切都无意义。

 

  风从远方来,西方吹过来的风寒冷而干燥。七濑遥站在天台上,目光平静地眺望着风吹来的方向。那里除了一轮夕阳什么都没有,夕阳下的城市在光辉中消失融化。七濑遥的眼睛开始刺痛,或许是由于过于耀眼的落日,或许是由于过于干涩的风,又或许没有任何原因。

 

 

 

  松冈凛所在的A-02437班还有两个学年毕业,新政府将社会实践活动期定在今年冬天。

  他们对新政府将社会活动期提前的举动并不吃惊,因为有传闻Beta种姓的学生中最近查处出一批思想犯。新政府此举估计想要打击一下某些天真幼稚的高种姓学生——睁眼好好看看这个新世界是什么样子吧!高种姓赖以生存的根基是对下层种姓的压榨,可是这些高种姓学生脑子里却还想着“自由、解放、平等”这些可笑荒谬的字眼。

   A-02437被抽中参观思想监狱。当这个消息宣布的时候班级里响起一片抱怨声,毕竟思想监狱里的犯人多半都是高种姓。

  松冈凛没有参与抱怨,他在初等中学时早就参观过思想监狱了,而且比起B-17839那些要去岩莺市地下下水道系统参观Epsilon工作的Beta种姓来说,他们幸运得太多。不过松冈凛对“抽中”这个说法嗤之以鼻,新政府这样警告式的举动太过于明显,只是一直在新世界生活的新人类早已习惯,难以察觉罢了。新政府发布的话又有几句是真的呢?或许有4/5,或许有1/2,或许一句都没有。

  七濑遥微微向左撇过头,他问松冈凛——

  你相信政府说的抽中这个说法吗?

  松冈凛摇了摇头,看着七濑遥干净的眼睛,微笑了一下。

 

 

  七濑遥在很小的时候也爬上过天台,凝视着夕阳,直到双眼开始刺痛流泪,然后一阵眩晕,接着是短暂的失明。不过他不会因这样的失明而恐惧,因为有橘真琴陪伴着他。

  新人类没有“家人”这个概念,都是冰冷冷的人工孕育。七濑遥和橘真琴是一个编号组的胚胎——Alpha-5838372,机械化得如同生产食品或工业品那样,简单得不能再简单。

  新政府的育儿中心只是一片无止境灰暗。孩子的啼哭不被人理会,大多是Gamma管理员也只是挂着麻木不仁的微笑按照程序执行看管。成活率是不重要的,大批大批的人类被生产出来,在十二岁之前,人类在新世界并没有人权,只是很平常的产品。

  那时七濑遥只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,但是很让人省心。照顾Alpha-5838372编号组胚胎的管理员也很少把注意力放在七濑遥身上,毕竟管理员精力有限,十多年繁重的工作早已让她精疲力竭。而七濑遥对此并不在意,因为这样的话,他觉得自己能活得更自由——自由,这个连他自己听着都无比怪异的词汇。

  Gamma管理员是位名为栀子的年长女性,有着乌黑的头发与眸子,嘴角细微的皱纹里都充满笑意。她总能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里拿出来巧克力或其他的什么糖果,偷偷地分给孩子。当七濑遥问起来源的时候,她也只是狡黠地笑一笑。后来等七濑遥长大了些,他才知道那些糖果都是特供给新政府高层官员的,他们根本就没办法接触到。

  毛绒玩具、童话书、绘本……七濑遥小时候就是与这些旧世界的东西作伴的,虽然在接受新政府特派员检查的时候,总是要偷偷摸摸把这些东西藏起来。在育儿中心,大多数孩子都被粗暴地对待,但Alpha-5838372编号组的孩子无疑是非常幸运的。

 

  童话书用旧世界的文字书写,七濑遥和其他孩子都不能明白里面的意思。于是栀子就会微笑着给他们读里面的故事,那时候明亮的阳光会在她和孩子们身上铺展开来,她黑色的眸子里会洋溢出某种金灿灿的颜色。

  七濑遥从那些旧世界的故事里,第一次听到了“母亲”这个词汇。作为人工控制下被赋予生命的新人类,这是一个极度陌生的音调。但是当栀子念出这个词的时候,她脸上浮现出一种怀念的神情,于是他被某种超越一切时间与空间的情愫所震撼。他从小就很少有什么感情流露,唯一的朋友也只有橘真琴。七濑遥反常地打断了栀子的故事,问她什么是母亲。

  然而栀子的神色突然变得无比沉重。她凝视着七濑遥,然后把手搭在七濑遥的头上,叹了口气,什么都没说。七濑遥并不理解她悲伤的原因,只是安静地抬起头来,认真地凝视着她的眼睛。

 

  阳光,绘本,童话与糖果。

  七濑遥懵懵懂懂觉得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,他可以永远在午后听那些奇妙的童话,翻着绘本,和真琴一起画一些莫名其妙的关于未来的图画。

  但很可惜这是不可能的。某天晚上他从吵嚷声中猛然惊醒,看见半掩的门外照进来昏黄的灯光,然后是哭泣声,接着是肉体被击打的声音,无尽的怒吼与无意义的责骂,最后哭泣声就再也听不到了。

  ——那是栀子的哭泣声。

  急促的脚步在门外响起,由远到近,然后再度远去。

  只有慌乱。无尽的慌乱。

  有其他的孩子是清醒的,他们由于惊吓,开始小声啜泣,七濑遥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橘真琴醒来了,他迅速明白发生了什么,脸色变得惨白。七濑遥试探着喊了一声真琴,橘真琴抬头看了七濑遥一眼,又迅速地把目光别开。七濑遥从橘真琴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他的恐惧。就在一瞬间七濑遥明白了橘真琴恐惧的原因,然后他就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七濑遥邻床的那个孩子似乎在生病,胡言乱语着什么,发出极度痛苦的叫嚷,但没有人在乎。七濑遥试了试他的体温,发现烫得惊人。但是他无能为力。接着是广播声响起,柔和的声调说着什么我为我是个Alpha而骄傲,低种姓的人应该为我服务,我是未来社会的希望,我应该努力之类的话,重复一遍又一遍。——这是睡眠教育的广播,孩子们都是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听到。

  在恐惧中,这样的声音无比地突兀。和栀子温柔的声音不一样,这个声音只是机械化地一遍又一遍陈述着可怕陌生麻木不仁的语句,像是有人微笑着拿尖锐的刀刃割碎每个人的心脏。

  邻床的孩子平静下来,听不见他的声音了。七濑遥颤抖地伸出手试探他的鼻息,他的鼻息逐渐微弱,最后平静下来,再也感受不到了。

  门外急促的脚步没有停下来,昏黄的光源仍在不稳定地闪烁着。

  七濑遥开始崩溃,他开始哭泣。对死亡的恐惧在一刹那冲破了他长久以来的某道防线,他已经不能再思考,他在无尽的黑暗与冰冷中坠落,周围的世界已经与他无关。然而突然有什么拥抱住了他,七濑遥睁眼,看到了橘真琴温暖的亚麻色头发。

  于是七濑遥镇定下来。他迟疑了一下,反过来拥抱了橘真琴,然后放开手,在床脚与墙面间抱着膝盖坐下来。广播仍在继续。

 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东方开始泛白的时候,广播戛然而止了。

  极度阴沉的早晨,橘真琴沉默着陪伴七濑遥彻夜未眠。门被推开,新来的管理员用眼神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,然后快步走进来拉开大落地窗的窗帘。他看了看七濑遥,然后目光转向七濑遥邻床的那个孩子。他试探了一下那个孩子的心跳,然后摇了摇头,抱起那个孩子冰冷僵硬的尸体向门外走去。

  ——刺耳的声响,有什么东西被丢在了待处理的大件垃圾堆里。

  橘真琴在一瞬间从七濑遥那边听到了有什么破碎的声音,又或许这样的声音是从自己的耳膜里传来的。

  然后新政府注销了栀子。书籍与糖果,一切都不见了。没有人会记得她,新政府总能轻易地让新人类忘记它所不想让人们记得的事情。即使有人记得,那他也不会说,因为一个不存在的事物对任何一个人都毫无意义。

  七濑遥和橘真琴都觉得难以置信——抹去一个活人存在过的痕迹在新世界是何等轻易。 

  那年他们七岁。

 

  接受新政府的Alpha基础教育。灰暗的五年。

  记忆里面是大量的空白,像是信号不好时屏幕里的雪花片。

  十二岁时,Alpha-5838372编号组接受了种姓评级测定。七濑遥毫无意外地被评定为Alpha种姓,而橘真琴被评定为Alpha+。

  “幸运的小子!”年迈评定员笑着拍了拍橘真琴的肩膀。橘真琴微微僵硬了片刻,然后疲惫地向评定员报以礼节性的微笑。

  他用余光看到七濑遥站在远处等待着他,于是他快步向七濑遥走去。他们走过灰暗阴冷的走廊,去吵吵嚷嚷的中央大厅领取住宅钥匙。七濑遥没有任何想法。与那些欢乐地渴望走出育儿中心,进入新世界的孩子比起来,橘真琴和七濑遥都平静得很多。他们在七岁的时候就看到了新世界的丑恶面貌,他们对新世界不怀任何希望。

  阳光从中央大厅的玻璃厅顶照射下来,正好照在住宅钥匙领取点。七濑遥的眸子里有睫毛投射下的细碎的阴影,他接过钥匙,一言不发地到一旁等待育儿中心傍晚开放。

  门外有些吵嚷,然后走进来与七濑遥年龄相仿的几个孩子。他们脸上表情恐惧不安,七濑遥眯眼看清了他们袖章上的说明和标号,立刻明白了他们来自旧世界。最近在进行保留地大清洗,这些孩子估计是幸存者,他们现在来接受种姓评级的。

  七濑遥努力别开目光,不再去看他们

 

  七濑遥和橘真琴就住在对方隔壁。橘真琴明显地要比七濑遥更适应新世界,这让七濑遥在接受橘真琴无言照顾的时候莫名地心塞。

  十四岁某天的早晨,七濑遥一直没等到橘真琴来提醒他该去学校。七濑遥略微地有些不安,他走出门去,却看到了橘真琴的住所一片狼藉。有人在搬运着家具,更多的人是在收拾一堆书籍。七濑遥的心猛地一沉,当他走近些看清书籍的内容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。他压抑着激动的情绪向人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,那些人告诉他橘真琴被作为思想犯逮捕了。

  七岁那年的恐惧再次席卷而来。那个孩子痛苦的叫喊声,凌乱的脚步声和栀子的哭泣混杂在一起。

  那些Beta种姓的执行人胡乱地收拾了一下,然后离去。七濑遥迈开微微不稳的步伐,走上前捡起地下散落的几本旧世界的书。其中一本掉落下来,七濑遥机械地侧过头去看,封面上是藤蔓花环与洁白的天鹅.

  ——那是栀子给他们读过的童话。

 

 

  ……

 

  “七濑?七濑!你发什么呆。”

  七濑遥的思绪被猛然拉回,他回头,看到了松冈凛正向他走来。松冈凛的头发被橘色的光线染红,眸子里反射出夕阳奇异的光辉。七濑遥别过头,眨了眨眼睛,试图缓解过于明亮的环境所带来的刺痛。

  “七濑,你在哭吗?”

  “……不,没有。”

  松冈凛没有再追问什么,七濑遥在一瞬间非常感激松冈凛的沉默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一点废话ww

我不是很会用LOFTER,所以排版有些问题,开始发布第一章的时候也有一些常规说明的遗漏,现在补上ORZ

 

·采用反乌托邦的世界观设定。具体采用了《Brave New World》的种姓设定,同时含有大量的二次设定,不严谨之处欢迎指正。

·篇幅中篇,内容慢热。

 

我非常重视凛遥之间的感情,也希望努力传达自己的思想。

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进行有一定篇幅的同人创作,所以难免会有很多缺陷,总之请多指教ww

然后最重要的是感谢大家支持●ω●

 

 

评论(2)
热度(20)

© 淤兔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